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安康站长网 (http://www.0915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如何 数据 中国 2015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综合聚焦 > 移动互联 > 评测 > 正文

那些年:离开网络的日子

发布时间:2018-10-26 13:42 所属栏目:[评测] 来源:刘畅
导读:突然断网了。面对空白的手机屏幕,他发现:不知要做些什么,不知能做些什么。 1992年1月20日,深圳国贸大厦。在如雷的欢声中,88岁的邓小平登上大厦49层的旋转餐厅,发表了广东视察中最具分量的话: 只要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,不改革开放,不发展经济,不改

  • 突然断网了。面对空白的手机屏幕,他发现:不知要做些什么,不知能做些什么。

1992年1月20日,深圳国贸大厦。在如雷的欢声中,88岁的邓小平登上大厦49层的旋转餐厅,发表了广东视察中最具分量的话:

“只要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,不改革开放,不发展经济,不改善人民生活,走任何一条路,都是死路。”

那些年:离开网络的日子
1992年1月,邓小平同志在深圳国贸大厦受到员工们的热烈欢迎。 梁伯权 摄

一个多月后,这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讲话由《深圳特区报》刊出,“东方风来满眼春”传遍中国。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市场经济道路,成了1978年确立改革开放之后的又一个全新主题词。

大约一年后,金山科技的雷军被朋友带进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,研究所有间名为Internet的机房。机房内古拙的电脑屏上,Unix操作系统如瀑布般倾泻而下。时年24岁的雷军第一次有了“网”的概念。而在25年后,他领导的小米公司在香港上市,市值2770亿港币,靠的就是互联网。

就在这间机房,1994年4月20日,中国大陆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,实现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。从此,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老国度,成为世界上第77个拥有全功能Internet的国家。互联网的接入,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最重要的成果之一。

但在当时,人们尚未意识到网络即将爆发出来的无所不在、排山倒海但又润物无声的能量。

1990年代中期,在城市家庭的客厅里,电视机依旧是最核心的信息窗口。

央视的台标还是蓝绿色,最受欢迎的节目,是周末二套的《正大综艺》和周二晚上的《曲苑杂坛》。

节目间隙,周润发深情演绎着洗发水的广告,李连杰挥舞刀剑代言着步步高VCD。

每家每户的茶几上,几乎都有一份《中国电视报》。

有孩子在电视上点播《猫和老鼠》花掉几百元话费,被父母追打。他们对文曲星上《英雄坛说》的痴迷,不亚于当下的“吃鸡”游戏。

电视之外的娱乐和信息获取,则来自报纸和书籍。以《北京青年报》《华西都市报》为代表的都市报正在崛起;山东日照,一个普通地级市图书馆一天的进出人次,高达1.6万人。小城的中学生,在街边书店读到了人生中第一本《丁丁历险记》和《机器猫》。

人们之间的通讯,则停留在BP机和电话上。当时的手提电话“大哥大”——如同半块砖头一样的体积,售价超过2万元。有人计算,如果加上入网费和预存话费,花费将近2.8万元,在今天能买下4部苹果X手机。

所以,人与人的联络,总要慢上几拍。

校园里,学生们热衷于结交笔友,他们记录杂志里的交友信息,寄出信件,倾诉烦恼。几番往来,总有人在结尾写道:下次能寄一张你的近照么?

直到1990年代末,很多大学班级依然会分配一个信箱。老家寄来的汇款单的附言上,还会写上几句天冷加衣的叮嘱。

广播里播放着李春波的《一封家书》。1995年,中国个人信函数量达到79.6亿件,到1999年仍不低于70亿件。

毕业前,年轻人端出纪念册、同学录。他们紧握钢笔,用隽秀的字体,写下歌与诗。

那个年代,每一次分别与重聚,都需漫长的等待。返乡前,丈夫们卖力蹬着自行车,后座的妻子抱着孩子。为到火车站买票,他们往往骑行十几公里。

每逢节假日,很多城市只售3天内的火车票。即便售票员加速出票,一天也只能卖出三四千张。

北京街头,跑着黄色面的,能装五六个人。10公里以内为起步价,之后每多一公里加1元。很便宜,但需在街边等待。市政府希望“一招手能停5辆出租车”,但没有大数据指挥的调度,这只是一个梦想。

城市里初来乍到的人们,要么依靠亲朋好友指路,要么有单位指派的车辆。高速公路的路口,有人举着“收费指路”的牌子。更多人在烈日下四处询问,又担心遇到骗子。

1997年,北京的丽华快餐做起外卖。他们定了20部对讲机,1部8000元。但因为送餐太慢,投诉不断。即便麦当劳的麦乐送、肯德基的宅急送,也做不到30分钟送达。那些黄色衣衫上印着袋鼠图案的送餐小哥,还奔跑在时代的遥远之处……

那一年,中国大陆只有62万网民。虽然1998年底,这个数字飙升至210万,但互联网仍未触及日常生活。

所幸,时代的脚步越来越快,互联网巨浪开始冲刷中国。

1996年5月,北京中关村南大街上的行人看到一个巨大的广告牌:“中国距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?向北1500米”。

向北1500米是一家名叫瀛海威的网络科教馆。在这里,人们可以通过中文菜单访问Internet,阅读电子报纸,收发邮件或玩游戏。

那些年:离开网络的日子
上世纪 90年代,人们使用“286”电脑场景。

费用是每小时12元,用邮件传文件再加6元。1996年,只有6000人成为“瀛海威时空”的注册365体育在线网_365bet体育娱乐城_365体育手机网站。虽然他们能做的事情并不多,但人人都认真地握紧鼠标,就像握紧一个新的时代。

1997年10月,中国男足兵败金州,网友王峻涛在四通利方论坛的体育沙龙上,发表了着名的《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》。文章48小时后点击量已达数万,后来被《南方周末》全文转载,间接促成了新浪的诞生。

门户时代到来,新浪、搜狐、网易相继成立。人们意识到,除了报纸,还可以通过电脑看新闻——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第一印象是“快速、海量”。天涯社区也在1999年3月1日上线,人们开始在上面沟通、交流、争吵。天涯咫尺,一下子变成现实。

1999年9月,有人发起“72小时网络生存”活动。主办方是个名叫“梦想家”的网站,为每人分别提供1500元现金和电子货币,让他们在陌生的城市,只依靠一台电脑购买生活必需品。

他们只想知道,下一步,中国能在互联网上得到什么。这个梦想,吸引了五千位网民报名,近万人投票。

当时,北京、上海和广州,只有几家商店拥有网页,店家却对网络订单爱搭不理。

有挑战者突发眼疾,在网上写下求救信,靠网友买药渡过了难关。一位无线电专业的学生,对上网一无所知,一夜未睡只想搞懂windows95的操作方法,最终在饥饿劳顿中宣布退出。此前,网友们曾策划为他送饭,监控室里的医生已经做好了救援准备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